马勇说“酱酒要少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利益驱动”,26家贵州白酒作何冷思考?

/2020-10-31/
原标题:马勇说“酱酒要少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利益驱动”,26家贵州白酒作何冷思考?黔酒风云际会,针对酱酒热,他们传递出了更多理性思考的声音。文|云酒团队(ID:... ...

原标题:马勇说“酱酒要少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利益驱动”,26家贵州白酒作何冷思考?

黔酒风云际会,针对酱酒热,他们传递出了更多理性思考的声音。

文 | 云酒团队(ID:YJTT2016)

10月30日,2020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议(以下简称圆桌会议)在茅台集团举行。在一整天的时间里,通过多场论坛,26家黔酒企业及行业主管部门就如何推动贵州白酒高质量发展,进行了深度交流。

据贵州省优质烟酒产业工作专班班长、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敖鸿在会议上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贵州白酒产业以占全省工业经济9.3%的产值,实现了全省工业经济27.3%的增加值、61.7%的利润总额、36.77%的税收。与全国对比分析,贵州白酒产业以占全国3.5%的产量,实现了全国42.4%的利润总额,持续位列第1位。

与会嘉宾也普遍认为,近十年来,无论是产值还是市值,无论是品牌还是酒质,贵州白酒都赢得了全球关注。赤水河谷,已经成为世界酱香型白酒的核心产区,整个贵州酒业,也成为全球烈酒的黄金产区。

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近期发布的关于酱酒热的文章,引发行业诸多讨论。而在此次会议上,针对这一话题,也传递出了更多理性思考的声音。在各路资本、外省企业都在积极加码布局酱香酒的当下,作为酱酒核心产区所在地的贵州,却表现得如此“冷静”,这本身就值得关注。

重读酱酒热

在各论坛上,与会嘉宾就酱酒热以及产区建设等话题,从自身视角出发,提供了真知灼见。

▲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

要速度更要质量。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强调,贵州白酒行业既要发展速度,更要发展质量。从宏观的风险防控视角分析,建议更加重视具有知名品牌、产业基础和技术能力的业内资本,审慎引进业外资本,以免浪费宝贵资源,贻误发展契机;从生产经营角度,企业家要谋大局、看长远,要有胸怀,有格局,“少一些急功近利、少一些利益驱动。”

▲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

做精品质为根本。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认为,贵州白酒以全国3.5%的产量,实现了全国42.4%的利润总额,保持行业第一,这个反差很大的占比,充分说明了贵州白酒的品牌、品质战略所带来的巨大溢出效应。“产品质量是贵州白酒的最强优势和竞争力,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共同维护好这个金字招牌,这是所有贵州白酒企业共同的责任和使命”,高卫东说。

▲贵州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

区域要平衡发展。“只有在茅台为中心的这个核心产区生产的酱香,才是全球范围内最好的酱香产品。”贵州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在会上总结致辞时表示,在酱酒市场日益扩大的良好态势下,更要注重区域平衡发展,突出涵盖仁怀、习水、金沙的“大茅台产区”概念,依托核心产区辐射、带动发展。

▲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钟方达

以创新应对变化。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钟方达认为,近年来中国消费者的消费理念以及消费模式,或是市场的选择等都发生了变化,在这些变化面前,企业所采取的应对方法脱离不开创新。“除了在销售渠道改革上做大量工作以外,在品牌的传播和文化建设上,更加地多元化以及多元化叠加,各种理念的融入和深度的挖掘愈发重要。”

▲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副总经理、国台酒业副董事长叶正良

科技赋能产区发展。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副总经理、国台酒业副董事长叶正良建议,白酒企业要不断推进数字化智能化提升。他表示,酿酒还是个传统产业,从原料种植、采集、到酿造,主要还是靠天、靠人、靠经验。在5G、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时代背景下,推动白酒产业向数字化智能化等高端技术引领发展,把生产过程标准化、可控化,向机械化自动化升级是所有产区都共同面临的时代新课题。

▲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

抓住机遇搞好产区。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认为,构建酱酒产业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实现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抓住用好当前酱酒品类火热的历史机遇,搞好酱酒产区打造工作,推动产区企业由粗放型发展向集约型的高质量发展转型。

▲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向东

市场热度仍待提高。“酱酒热,不代表什么都热。”金东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向东表达了他对酱酒热背后的冷思考。吴向东认为,目前酱酒在消费端的热度还不够,没有达到代理、投资的热度。而酱酒是需要大投资的,大量资金的积累,需要有实力且有情怀的企业来做。“我觉得投资必须把握住这个节奏,品牌打造要先行,产区价值要认真打造。”

贵州白酒不该止于“一香独秀”

因自然环境、人文差异、历史变迁等因素影响,形成了今天中国的白酒风格各异、争芳斗艳的十二大香型,它们在全国的分布有集中化的特点,却也呈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叉分布状态。

近年来,随着茅台突飞猛进的发展,酱香型品类水涨船高,人们对于贵州白酒的认知,似乎只停留在了酱香上,酱香近乎成为贵州白酒的唯一标签。而实际上,除了酱香,作为白酒大省的贵州还生产麸曲兼香、浓香等众多香型白酒,它们共同形成了魅力独特的贵州白酒兵团。

对于酱香酒在贵州“一枝独秀”的现状,与会嘉宾也各抒己见。

马勇表示,贵州白酒的主力是酱酒,声誉来源于酱酒,效益依赖于酱酒,“但不是每一个企业、每一个地方都适宜做酱香,都有条件、有技术、有能力生产优质酱香酒。”

他进一步提出,新风格已经成为市场制胜的利器。人民小酒的清酱复合香工艺很独特,高中低三种曲,加上彝族的坨坨曲,具有唯一性和独创性;贵州醇提出“真年份”产品研发策略,如果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感官质量,完善产品风格,将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再比如今世缘、稻花香、景芝,扳倒井,甚至广东的米香、豉香、青稞香型等等,近两年都研发上市了许多新风格产品。

“我们一些企业跟随酱酒风口,这是一个策略,但是给你100年,也很难再造一个茅台,你做传统浓香,也很难比美五粮液、泸州老窖和剑南春。风格创新和质量提升,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向往的需要,也是我们有效参与竞争的支撑和保障”,马勇坦言。

“其实贵州酒企也大可不必每家都来做酱酒”,吴向东认为,一说到贵州酒想到的就是茅台,想到的就是酱香,“我还是认为贵州如果做一点浓香型可能更有发展潜力,因为至少贵州的浓香型的基数很少,社会贡献值是非常大的。”

▲贵州董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蔡少韧

作为非酱香型白酒企业代表,贵州董酒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蔡少韧介绍称,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香和以董酒为代表的董香,酒业泰斗沈怡芳曾将其称之为“贵州两大宝”。他认为,贵州的地域概念就是贵州白酒品牌最大的护城河,离开了贵州这片神奇的土地就生产不出纯正的酱香和董香,“我们大家要万众一心、共同努力,呵护弘扬贵州白酒整体品牌。”

蔡少韧还表示,董酒近年来练内功重点抓好产量和质量,确保优质基酒储备保证市场需求;并建立一套适应未来发展需要的队伍培养机制和绩效考核体系,坚持和完善管理保障体系的系统化和标准化。根据规划,董酒力争在2030年前实现百亿销售目标。“董酒在贵州白酒产区多元竞合发展中必将承担应尽的义务和贡献应有的力量。”

年度企业共识发布,聚焦产区共同体

每一年的圆桌会议,头脑风暴,都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新鲜观点,又形成了一致的理念和价值观甚至行动方案。

2018年,首届圆桌会议上,与会的20家黔酒企业达成了《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共识》。2019年,第二届圆桌会议,37家黔酒骨干企业达成了《贵州白酒2025工匠传承计划方案》。

据悉,今年,是大变局之年,贵州产区也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变化。为此,2020年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同样拟定了“年度企业共识”,作为贵州产区的白酒“年度道德宪章”。

“年度企业共识”从“产区共同体”出发,形成如下年度之理念价值共识:

珍视酒之完整的生命体系,始终以“做好一瓶酒”为安生之本。
正视现代企业制度之建立,始终以现代精神为企业立命之策。
重视白酒产业的集群式发展,并以包容其它产业、共同促进贵州全方位增长为最大目标。
共护“贵州白酒产区”的伟大荣耀,树立“产区共同体”精神。

实际上,近年来,贵州白酒企业之间“竞合关系”的重心已然偏向了“合”字,“产区共同体”的精神已然树立。

正如高卫东所说,在酱酒热潮中,茅台、习酒、国台、钓鱼台、珍酒、金沙等众多优秀品牌,已经形成百花齐放、群雄并举的发展局面。贵州白酒企业团结一致,建设产区、维护产区、推广产区的意识越来越强,在坚守质量、保护生态、弘扬文化、诚信经营等方面,形成了高度的共识,致力于构建开放共赢的白酒生态圈。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会上组委会宣布,经过申请、协商,2021年圆桌会,将由习酒公司与贵州安酒集团联合举办。

今年的贵州白酒圆桌会,你更关注哪些观点?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