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又摊大事!元老史有才为何突然被警方带走

/2020-09-25/
原标题:百度又摊大事!元老史有才为何突然被警方带走文|萧田如果说新闻里字数越少,事情越大。那么这次百度可能又出大事了。9月24日,百度初创团队成员之一的史有才在... ...

原标题:百度又摊大事!元老史有才为何突然被警方带走

| 萧田

如果说新闻里字数越少,事情越大。那么这次百度可能又出大事了。

9月24日,百度初创团队成员之一的史有才在杭州被警方带走。是什么原因被带走?百度不说。外界猜测,可能与非法赌博广告业务有关。

在中国的互联网江湖里,如果非要在有一家公司加上后缀“涉赌”两字,还能让人感到不那么奇怪,那它可能只有百度了。

屡教不改的“涉赌”

据环球时报网,2010年7月,就在全球疯迷足球世界杯之际,两名百度员工为赌球网站提供百度搜索引擎服务,遭到警方逮捕。

自2009年开始,百度的两名员工在明知“777真人娱乐场”网站是赌博网站的情况下,将该网站的推广从百度公司广州分公司的业务,变更为百度公司代理商的业务。在百度搜索引擎上进行推广,两人与代理商进行分成。

这起网络赌博案在当时引起中国公安部高度重视,在警方公布的“打击网络赌球犯罪十大典型案例”中排名第九。虽然反响很大,但是百度却很淡定——像个没事人。

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百度不仅未发表任何回应和评价,还在此前简短的一则网络声明里“甩锅”——违法系员工个人行为。

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讲,这种内部管理失察的问题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然而百度什么也没有做,或者说继续做。很快,在涉嫌赌博网站推广这件事上就有了2.0版本。

据新京报报道,2015年12月,百度非企渠道业务员刘明持续不断向百度公司和北京消协举报百度搜索推广赌博网站的问题:

夜间10点以后,盗用多家公司营业资质,多家赌博网站被标注“商业推广”字样悄悄上线,次晨9点前全部下线,恢复自然搜索结果。在季度末和周末,赌博网站更是大量涌现。

刘明一直投诉,一直没人理他。他不知道的是,百度是一家以“工程师文化”自居的科技互联网公司,最大的财富就是程序员,“修bug”这件事自然在行。

2016年4月,魏则西事件让百度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个月后,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的联合调查组入驻百度进行调查。当时的百度搜索总裁向海龙表示“坚决拥护”,“绝不打一丝折扣”。

当年6月,用户在百度搜索“新葡京”或者是“老虎机遥控器”、“澳门金沙”、“注册送礼金”等等关键词时,搜索结果还是会出现类似的赌博网站,只不过在PC端百度搜索页面靠前位置多了一个“商业推广”字样。

从犯罪的边缘疯狂试探到打着法律的擦边球,百度进行灰色或非法业务推广的本质竟然始终如一的没变。你看,在百度里搜索“百度涉赌”是不是显得既魔幻又讽刺。

最后一次?

传言中史有才这次也是因为涉嫌非法赌博广告业务,如果情况属实,可能将是百度涉赌史上的一次“滑铁卢”。不过,外界的传闻并非无迹可寻。

2001年初冬,李彦宏还在北大附近的宾馆租着房,百度“七剑客”也刚组队不久。彼时,史有才来面试。

据说,当时的Robin李很随意地穿着短裤和凉鞋,给人一种太过悠闲的感觉。史有才此去面试,看到李彦宏的第一眼,心中就打起来了退堂鼓。

不过,在听了李彦宏对搜索推广理解后,史有才觉得当时的中国很少有人能理解搜索推广是什么,于是他就加入了百度初创团队,成了“第八剑客”。

为什么称呼他是“第八剑客”?这是有原因的,作为百度销售部分主要负责人,史有才对百度的贡献功不可没。

2002年,在史有才入职之后的第二年,百度搜索推广的收入就从2001年的十几万跃升至近1000万。此后的十余年里,百度的搜索业务成了百度的核心业务,也为百度创造了巨大的营收贡献。

到了2011年,百度年服务的客户超过40万家,销售收入已经超过100亿。

史有才

也是在这一年,史有才选择从百度离开,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找个地方去沉淀自己,升华自己,去学习一些自己一直很向往的知识,拓展自己的视野。”

离开百度后,史有才“沉淀自己”的方式比较特别——创业。和一众老百度高管成立了天善资本和大数据分析公司海致,搞的风生水起。

2020年1月23日,海致大数据参加了武汉“封城”,当地的一位领导夸赞:由于海致的加入,加速了武汉的“解封”;今年7月,天善资本还领投了全速在线,后者是一家快时尚出口跨境电商品牌,类SheIn快时尚出口跨境电商品牌,其定位是做“中国版的ZARA”。

但离开了史有才的百度,核心搜索业务业绩却在每况日下。

2019年5月17日,百度交出了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季度报。总营收为人民币241.23亿元,同比增长15%;归属百度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人民币66.94亿元转亏。向海龙直接在业绩报告出炉的第一时间“消失”了。

去年6月,百度召回了史有才,让其负责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销售体系。百度内部消息人士表示,“用史有才回归迭代向海龙的销售体系,是百度的主动变革。”

从2011年至2019年史有才离开的8年时间里,向海龙一手搭建了百度的销售网络,统领整个搜索体系,也一手把百度推上了“涉赌”的丑闻。

这次涉赌风波到底是“背锅”上一任留下来的“烂摊子”,还是百度的业绩承压之下史有才的无奈之举,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按照游戏里面的打怪层级,抓过“小兵”,抓过“元老”。再抓,可能就要轮到“大boss”了。

拿得起,放不下

苹果iMessage、微信及微信支付、支付宝等便捷的移动支付工具,都曾成为被网络赌博利用的工具之一。

这背后虽然有互联网平台和赌博平台等网络“黑产”之间的“魔、道”角力,但为什么偏偏是百度?

回答这个问题前,首先要问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百度在涉赌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回避或者说推卸责任,为什么不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作为中国顶尖的互联网公司,搜索市场的绝对领先者,百度在与谷歌的平等竞争中获得70%的份额,打败其他国内搜索引擎。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根本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

根据《网速管家》发布的2020年7月排行榜,百度在PC端以81.26%的市场占有率,是第二名360搜索的8倍,稳居第一。即便是移动端,百度也以80.62%的用户量,远甩身后的对手。换句话说,百度也基本上吃光了竞价服务和广告这一块的收入。

所以一场比赛只有一个运动员,百度为什么还要身兼“裁判员”给自己添堵?

目前百度的困境在于,既要保证核心搜索业务的持续增长,又想在信息流、短视频、人工智能等遍地开花。但问题在于,华尔街投资人不断在向百度要利润,资本市场也对于百度的调整缺少耐心。

此刻的百度像极了生锈的赚钱机器,依然很赚钱,但是生锈了却没人修。

“涉赌”只是百度众多沉苛的缩影,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过程中,百度被光环掩盖了太多的问题悬而未决。核心利益无法妥协,百度的伤口和它带给别人的伤口都不会抚平。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